断崖渡江 第二百零九章 伤不重

    测试广告1

    显然不只姚妃感觉到了荆舒的变化,周皇、诚王亦是如此。看小说网 m.kanxiaoshuo.net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三人心中都猛然惊醒不好,忘了这茬。

    知道甘若怡和荆舒关系的人不多,但在场的三人显然都知之甚深。姚妃刚刚情急之下,嘴边的话脱口而出,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一点。等反应归来时,话已出口,为时已晚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诚王只能率先出来打圆场,他也是最合适的人“姚妃对四皇子关心则乱,说出这种话肯定不是有意的,相国大人千万不要误会,勿因此非出于本意的话而生气。”说着话,还悄悄拽了拽荆舒的衣袖,提醒他不要再继续释放威压,毕竟当着周皇的面,有失君臣之礼。

    周皇亦出言训斥姚妃“以后莫说那些让朕与爱卿失合之言,荆爱卿这些年为大周操碎了心,唯一的爱子也是年纪轻轻便为国捐躯,作为皇室之人,说是受其恩惠,也不为过。这样的话从你嘴中说出,实在可恶。”

    周皇说的这些,显然已经是很重的话了,姚妃听后亦是脸色惨白,受到惊吓不小。

    姚妃自己心中知道,她说出这句话,并不只是气急了,口不择言。而是对荆相的不满由来已久。

    姚妃的兄长年轻时和荆相交好,更是对荆舒有过救命之恩,后来兄长英年早逝,荆舒也慢慢权势愈来愈重,甚至做到了大周官员的顶点。

    姚妃本想借着荆舒和自家兄长的交情,拉拢荆舒为自己的皇儿站位,甚至还有过想让李凌拜荆舒为师之举。可这其中,一次次都是热脸相奉,却又一次次被冷眼婉拒。尤其是上次临安诗会,姚妃不惜抬出早逝兄长之名。恳请荆舒亲自出面为李凌撑场面,全了四皇子的好名声。

    可到最后,荆舒虽口上答应,但事到临头,却依然没有现身,只是派了一位六品的翰林学士出面,甚至后来对搅乱了李凌亲自主持的临安盛会的吕溯游,器重异常。这些种种,积压在心里许久的怨气,在今日这个时刻,又是在看到李凌的惨状和荆舒的依然冷漠的言语时。

    再也压不住的,说出了那句心里不满许久的话。

    她本不打算后悔这么说,但她却也知道,眼前的这个人,是大周朝堂上,除了周皇以外,权势最重的人。甚至从某些方面来看,其对朝堂的作用更甚于周皇。

    若真是因为这次的事惹恼了他,她的凌儿本就艰难的历程,将会更加艰难,甚至再也看不到希望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的恐惧便压过了气愤,急忙顺着诚王的话说道“左相大人勿要怪罪,都是我气急了,口不择言,都是我的错。”

    这句自责的话,不可谓不重。作为周皇后宫中大权在握的妃子;多年来最受宠信的妃子;又为周皇生了两个皇子的妃子。

    能放低姿态说这样的话,无论其内心如何想,但颜面已经给的很足了。

    荆舒要是还揪着此事不放,那便就是真有僭越之嫌了。

    “娘娘,老臣已经无后了,留下的唯一的孙女也去修那天宗的无情之道,追求那虚无缈缈的天地大道。这些,老臣心里本是不愿的,但耐不住怡儿愿意,老臣也就由着她去了。

    若真是吕小子能将怡儿拖进红尘,不去修那天宗的无情道,即便是他多娶两房,又能如何?我的颜面比起怡儿能真的开心的过好这一生,又算得了什么?

    即便以后真的如此,但娘娘却不该以如此心思,诋毁我家怡儿。娘娘是主,老臣是臣子,但老臣那唯一的孩儿,不容诋毁,无论是谁,老臣真的会拼命的。&bsp&bsp”

    姚妃脸色急变,尤其在看到荆舒那鹰隼一般择人而噬的眼睛时,一股子心底升起的恐惧瞬间填满全身,这还是她第一次这么害怕,她甚至能感觉到,自今日起,她的凌儿距离那个位子愈来愈远了。

    周皇也是在听到这些话后,愣在了当场,不

相关: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↓返回最新章节↓ 下一页 (快捷键→)
 
版权声明: 品笔阁断崖渡江第二百零九章 伤不重所有小说、电子书均由会员发表或从网络转载,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,请立即和我们联系,我们会及时作相关处理,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。
最新小说地图
语言选择

0.0006s 0.7642MB